他们都是靠二师兄上位,都想当中国第一屠户,不过,他们走的路却大相径庭。

如今,一个在行业春风得意,一个盲目扩张连年亏损,没错,这正是双汇和雨润。

北踞河南漯河的双汇和南盘江苏南京的雨润,都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肉制品企业。

如果这两个公司出啥大问题,咱吃火腿肠都困难了。

外界本以为,相互角力了20年,这一南一北两家企业会为争中国第一屠户继续打得头破流血,然而,就在这几年里,似乎胜负已分。

双汇靠着猪肉赚得盆满钵满,雨润却因早年的多元化战略,摊子铺得太大,副业拖累主业。

如今物是人非,雨润已然不再是双汇的对手。

两极分化,一家欢喜一家愁

今年3月,双汇发展发布2018年财报,报告期内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9。

32亿元,净利润为50。

76亿元

回首再看,曾经的肉制品行业巨头,也是双汇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——雨润,所处的地位似乎更加风雨飘摇。

同样是今年3月,雨润食品发布2018年年报,亏损进一步加剧,是自2005年上市以来最惨的一份,从2017年的19。

15亿港元增加到2018年的47。

57亿港元。

数据显示,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,雨润食品的亏损分别约为港币29。

77亿元、23。

42亿元和19。

15亿元。

不仅是雨润食品陷入债务泥潭,祝义才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的运营情况也不尽理想。

根据中央商场2018年度业绩预亏显示,2018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,将出现亏损,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亏损2。

5亿元至3。

5亿元。

错在多元化布局?

到处捡鸡蛋

同样靠杀猪发家,为何双汇能遥遥领先雨润?

从已发布的2018年年报来看,双汇发展营收得以被拉动的最重要一环是旗下的生鲜冻品业务,生鲜品冻品给双汇发展贡献了约60%的收入,业内分析认为,此前双汇海外收购的原料工厂为其提供了有力保障。

在2013年,双汇耗费71亿美元并购全球最大猪肉企业——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,真要跪谢史密斯公司的这些低价肉类,得以让双汇公司在长达3年的猪周期里巍然不动。

2016年,双汇与间接股东罗特克斯公司实现约42亿元的采购金额,从国外市场进口分割肉、骨类副产品等,减轻国内猪价上涨带来的压力。

经过21个月的养猪业亏损,到2016年遇到了猪价上行周期,让双汇发展遇到了大幅增长的机遇。

但这里纳食认为双汇会存在一个问题,那就是去年受猪瘟疫的影响,生鲜冻品的成本较低,但是一旦猪肉市场回暖,双汇发展该去哪里囤这么便宜的猪肉呢?

一旦不能囤货,一旦原来囤的生鲜冻品用完了,双汇的利润增长能否维持,就很难说了。

与双汇坚守主业、通过国际区域行情的错位来分散风险不同,雨润跨界扩张,把不同的鸡蛋放进了同一个篮子。

2011年还是雨润食品的高速发展阶段,不仅从事食品,还涉及地产、物流、旅游、金融和建筑等,这相当于不仅要当屠夫,还要当建筑老板、地产商人和旅游投资人……

2015年3月23日,检察机关对祝义才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,意气风发的祝义才一夜落魄。

仅4天后,雨润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和雨润食品先后停牌。

雨润食品从2012年开始收入大幅跳水,2016年的收入只相当于2011年的一半。

也许出售资产是挽回局面的主要办法。

2015年,雨润食品出售了旗下一家销售冷鲜肉及冷冻肉的全资子公司,获得6671万港元的回款。

这或许只能暂时解决燃眉之急。

毕竟,这笔回款相对于公司此前每年获得的政府补贴,还是小巫见大巫。

2016年,雨润获得政府补贴3561万港元。

此前的十年,也就是从2005年到2015年,雨润累计获得政府补贴超过40亿港元。

补贴收入逐渐萎缩,雨润食品底裤逐渐呈现在世人面前。

大佬归来,前路何在?

2019年1月22日晚间,雨润食品、中央商场双双发布公告称,实际控制人祝义财已经回到家中。

祝义才的回归也让雨润再次成为大众热议的话题之一,据纳食舆情监测系统显示,最近关于雨润的话题热度在不断上升!

然而3月27日晚,祝义财归来不足百日,雨润食品便迎来人事大变动。

当天公司董事局主席俞章礼、首席执行官李世保辞职,接替者为祝义财女儿祝媛。

近期雨润食品管理层动荡,在此之前已有一位董事辞职,此番祝媛接掌帅印。

富二代接班并不新鲜,不过像祝媛这样接到一个烂摊子的情况还比较少见,虽然祝义财已经归来,但是雨润现在的情况实在难言乐观。

最大问题依然是债务。

4年前,祝义财被监视居住后,雨润债务问题随即显现,4年来在一班老臣的苦撑下,也不见太多好转。

截至2018年12月31日,雨润食品总资产和总负责分别为136。

76亿元、108。

51亿元,分别较上年末减少54。

98亿元、4。

10亿元。

其中流动负债净额为72。

64亿元。

最急迫的是,目前雨润食品面临着银行21。

88亿元的诉讼,法院已经下令冻结的公司银行存款为2204。

30万元,以及价值2039。

30万元物业、厂房及设备,上述情况显示,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。

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亏损。

从2018年的业绩报告看,雨润食品再一次巨亏,2015年至2018年连亏四年,累计亏损达到了119。

92亿元。

虽然雨润去年的巨额亏损中,大部分为非流动资产减值,计提了39。

14亿元,主营业务亏损为6。

48亿元,较2017年减亏26。

5%,但是在债务重压之下,要想干出成绩也不容易。

从履历上看,祝媛仅有财务方面的知识,并无太多行业经验。

此番危机时刻出任如此重要职位,是祝义财为了刻意磨炼?

还是仅仅作为牵线木偶?

谁能救雨润食品?

至少现在还没有答案!


Auth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