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人,就会有七情六欲,就会有需求贪念,怎能一生如歌所颂?

人生,也有的完美像圆,有的却异类像Q,人的差异便在于此。

题记

按说,教师与乞丐是不着边际的,既无共同的话题,又无相同的志趣,怎能搭上话呢?

可这里的教师与乞丐就有些特别,他们虽不相识,也聊开了。

并可得到些许乐趣聊以自慰一下孤寂的心灵。

教师走在街头,这里虽不是什名城古镇,却有几条不小的街,能容纳许许多多的人,形形色色在这多可见了。

教师穿着整齐,梳着打扮都入流,踏着方步意趣泱然的走着,思索着待解决的问题。

无意间就碰到许多熟人,有开店的今天出来走走,有搓麻将的今天亦出来看看,还有一些茶友酒友的今天多出来晒晒太阳,看看这街了。

教师准备着和他们说话,他们倒把教师冷落了。

打了个招呼就继续的看着,留下教师在那独自哀怜。

教师想着这事,进了一偏街,无聊的走着,希望有新鲜事能发生改变下心境。

正想着,走到了偏街的一角。

这里光线暗淡,人也稀少,出现在这里的多应是些无聊的人。

那几个开着的店也生意全无,门半开半掩的,就是走到店口也望不到店里有生气。

店主也半死不活,不理不睬的。

教师正走着,面前出现了两乞丐。

一个笑意迎人,一个却黑着脸,像是受了同伴的气。

不留意间,两乞丐撞了个满怀,把教师也磕了一下。

这意外的发生,使教师忙打衣衬,扇那黑尘,心理一惊一诈的。

自己虽不虚视乞丐,但与他们磕着肯定很晦气,就像走在这死寂的街角却有人用脏冷的水泼在自己身上,忙用手去扇,打着冷颤,显得很狼狈。

好在这偏街有两乞丐在就活了,刚才的死寂在这不见了。

这死寂乞丐是不知的,终究被他们打破。

看那两乞丐,互搀互扯着,对教师却赔着笑脸,像什也没发生。

教师心里乐了,刚才的冷颤也去了。

教师觉的这新鲜,就饶有趣味的看着,无意间笑出声来。

两乞丐这才反应过来,刚才还有人在扇尘,不会磕着了位大爷吧?

这可不是好事,于是机灵的放开,捡起破竿破碗,拱着手向教师说些不中情的话。

教师觉的能听懂乞丐的话也荣幸,不自然的拈出5元钱递给了两乞丐,仔细打量起他们来。

他们头发零乱着,穿着也怪异,身上散发着异味。

一个高高的个儿,以前像是见过,听说还受过啥打击却能活的如此自在,算是这偏街的一异类。

还有一个瘦的可以,两只大手就像两把扇,用来扇凉定能虎虎生风。

由于教师的举动不合群,两乞丐倒胆怯的跟教师搭腔。

先生没事吧!

乞丐冒犯了。

教师忙接腔,没事,只是无聊的慌,想要寻些乐子。

两乞丐像是对无聊产生了兴趣,忙问,无聊是啥东西,能吃还是能睡。

要是您不要,赏我们也乐意。

教师听了师心大发,一定要开导开导他们无聊是啥?

这可是功德无量啊!

于是向街的黑角指了指,走到街旁,蹲在暗角里。

两乞丐亦步亦趋的,可他们坐在了脏湿的地上。

教师说无聊不是东西,却比东西可怕。

东西可看见,厌了就扔。

无聊却扔不掉,只出入在你生活中,困扰着你又抓不住,使人闷的慌。

两乞丐缄默着,倒没忘记笑,落出了满口的牙,又黑又黄的。

教师为难得有两这么听话的乞丐暗自庆幸,说像你们,生活多自在,想吃就吃,要睡便睡,不用受那闲气,不知啥是恼,当然不无聊。

可我却不同,要想着学生,又要顾着领导,担忧着前途。

钱途也不宽裕,买房买股买保险的用钱可多了,真扰人,无聊的慌。

像是这时才缓了口气,看着两点头笑着的乞丐开心极了。

两乞丐一听有钱图,忙说无聊啊!

可好了。

不然你又怎会无聊呢?

钱途就在眼前,伸手就可了。

对于乞丐这句无端的话,教师觉得两乞丐像是慈爱人间的救世主。

是啊!

钱途,伸手就可了。

为这句话,又另给了两乞丐5元,可不拈了。

说人活着就要吃穿、奋斗,世俗了也不畏惧。

像钱就比无聊好多了,我怎会无聊呢?

以后得改。

就像我的学生,总不愿跟着我转,却爱到书店去瞎逛。

有话不对我说,却能对着无情寡味的电脑聊的乐此不疲,真是不应该啊!

由于教师说的顺畅,乞丐一听就乐了,忙点头说是啊,是啊。

对着两意趣正浓的乞丐,教师觉得这时离开,抛下两不蕴世事的乞丐真不应该。

但他得走了,雨后总是天晴,这街又有人来往。

教师走着,留下两听话也要遭人弃的乞丐,思考着问题。

想这两乞丐,就是现代文明的阿Q,他们不知人的伟大与人世情爱,却也活的自在。

不用为爱发愁,不会因情生恨。

他们只是附和着人,受着欺凌与施舍,真像阿Q。

但他们想吃就吃,要睡便睡可自在了。

不像有些人,被社会所羁绊,因为画圆却像Q而发愁,以至也想像乞丐一样走一条较阿Q的路,一时解决了,一世也就得到了解脱。

灵魂也多了些洁白,等上帝的光临来解救出去,上升到天堂,享那人世清福。

不然从古至今怎有那么多的人会沦落为丐呢?

好好的自慰着,有些幸幸焉,想世俗就应该厌恶乞丐。

教师走出了偏街,觉得外面的世界就是宽敞明亮,不用像乞丐一样固缩一角。

抬着头、挺着胸的走着,像个打了胜仗后凯旋归来的将军在接受人民的拥戴。

盘算着今年又该评优了吧!


Author